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

    昨天,就我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 人"之"英雄与先驱"(以下简称100人)一事,祝贺、采访和约稿的电话、电邮很多,反而让我觉得意外。面对这些问题,我简单归纳了回答,以答谢关注的朋友。
    
    问:得知自己名列《时代》100人,有什么感受?
    
    答:昨天早上,蔡先生通过电子邮件第一个告诉我《时代》公布的100 人里有我。
    
    《时代》的记者和摄影师去年秋天开始和我联系,当时没有明确说明采访和拍照的目的。所以昨天确定地得知《时代》公布的100 人上有我的名字,我觉得高兴。倒是去年记者电话采访我时,我有点意外。不管是世界范围内,还是在中国国内,哪怕是在我们居住的北京,比我影响力大的人太多 了。我年轻,做的是中国主流社会关注程度不高的社会工作,又是一个被警察经常绑架失踪、非法监禁的"活跃分子"的妻子,我的名字还被大陆的各个媒体封杀 总之社会角色很特殊,我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100 人之一。
    
    无论如何,我觉得这是《时代》给我的一种鼓励,是对我2006 年的工作的肯定。我发手机短信把这条消息告诉我远在福建的父母、干爸干妈,又打电话给胡佳的母亲。
    
    5 月4日 这一天是陈光诚的儿子克睿的4岁生日,之前我一直惦记着,早晨醒来我就让胡佳先给袁伟静发短消息祝福小孩子,在我心中这一天是属于小克睿的节日。因为要赶 路,所以匆匆通过电子邮件把关于 100人的消息发到博客,我们按原计划出发到密云水库和朋友聚会,又因为其他一些事情,到夜里近一点才回到家,所以今天才回应。
    
    问:你认为什么原因使你能够名列 100人?
    
    答:我不清楚《时代》用什么准则和标准来挑选这 100人,只能做些猜想。
    
    博客的运用可能是我入选的其中一个原因。在我们这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新闻媒体首先是"党的喉舌",记者和媒体的"生杀大权"都被中宣部掌控。 纵使优秀的媒体工作者能偶尔突破新闻审查,也无法长期全面深入地报道社会底层最需要关注的事件和问题。在亲身接触社会弱势群体,亲自调查一些相关的社会问 题,在开始阅读具有公信力的英文报道和学术报告后,我才明白,我们中国公民生活在一个谎言社会里,中宣传部就是《 1984》"真理部",每日用它的语言"修改历史"、"编写事实"。并指导、命令国内新闻机构作"感人至深的正面有益的新闻报道"。为了拒绝虚假的新闻, 描述真相,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网络开办自己独立的新闻机构博客,就算不报道国家大事,也可以如实地记叙身边的社会百态,甚至只是在博客上说些"真心 "的闲话。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因为担心惹麻烦对政治性话题很冷感。在可以匿名的网络上,你会发现无数热情关注中国社会现状、抨击时政的网民。而对于主流媒 体不能报道的非法软禁、逼迫失踪、维权以及公民社会运动的重要事件等话题,博客成为社会工作者、有独立思想人士的一个平台和接触公众的机会。 2006年我通过博客持续讲述胡佳的失踪、长期软禁和我被跟踪的生活,以及中国类似遭遇者的故事,引起很多朋友的关注。尤其是胡佳失踪时,博客成为一个营 救平台,发挥了我事先未曾想到的作用。博客成为维权运动、公民社会工作、甚至保护家人的一个很好的工具,而只要是记录个案描写个人的真实遭遇,就注定了博 客内容与众不同。唯一遗憾的是, 2006年 9月份前后,我的博客被网络警察屏蔽后,在中国大陆就再也无法直接访问了。我连自己更新博客都常常要借助电子邮件。
    
    中国优秀的博客作者众多,无论文采、深度,我都不能算是最好的。所以写博客这一形式肯定不是入选的唯一因素。因为中国的非法拘禁、失踪事件越来越 多?因为我在写博客的过程中,实践着人权教育和社会工作对我的影响?因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人民非常关注中国维权运动与弱势群体和底层人民的反抗、挣扎?因为 2006 年我给联合国机构、人权组织、艾滋病和环保人士、欧盟等真正有影响力的人写了太多的报告和求助信,还号召太多的人和我一起给中国的领导人写信?因为胡佳失 踪时我成功地召开了世界各国驻北京记者的招待会,让媒体朋友把我的请求传遍世界?
    
    有些人说是因为我的勇气。我很惭愧。大家不知道我以前是多么地恐惧,又是如何地隐忍。胡佳从2004 年开始就频繁地失踪或被软禁,我寻找过他,但更多地只是等待他从警察手里回来。当国保警察找到我的大学,通过学校党委要求我"不要和胡佳继续交往"、"不 要花时间在艾滋病社会工作上",否则"小心毕业证书"时,我是多么害怕以至于常常沉默。是的,06 年的失踪和软禁事件中我开始学着反抗后,渐渐地不再恐惧了。因为我终于意识到,如果最心爱的人我都不能守护,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我还害怕什么呢?如果 人不能有尊严地活着,苟且隐忍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总是害怕来自政权强大的看不见的黑势力,那我的工作受阻,在艾滋病村的老人、小孩、病人还有志愿者又 怎么办呢?那些比我遭受更多磨难的维权人士的家属,如陈光诚的妻儿怎么办呢?相信只要心中存有正义,勇气自然而来。我的宗教信仰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帮助 我从恐惧中解脱。根本上师和佛祖的笑颜常常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中,让我充满力量。佛祖说人生终归会受各种各样的苦,那就坦然面对吧!于是我渐渐地放下恐惧, 纵然时常气愤、恼怒、悲痛,但从来不失去信心。
    
    问:名列100人会给你将来带来什么影响和改变?
    
    答:如果不是那么多朋友和记者的祝贺与提问,我意识不到这个问题。《时代》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媒体,发布名单肯定会让更多人知道这100 人。但是这只能代表着对过去工作和贡献的肯定,很快人们就会忘了,而去看新的名单、新的事件。所以我没有意识到也没有想过名列100 人会给我的将来带来什么影响和改变。将来要做的社会工作照做,方式也不会因此而改变。一时的国际知名度可能会让我更加安全,再加上我现在怀孩子,我想07 、08年他们也许会跟踪、软禁我,但不至于把我投到监狱。可是谁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们最关心的朋友,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去年也是《时代》 100人的英雄与先驱,受到世界媒体、政界、民间的高度关注,但是他因出色的维权工作遭到报复,至今还在监狱中。
    
    倒是一些朋友告诉我们,当他们昨天拨打我家的电话和我的手机时,听到的答复是电话有故障或无此号码、请查实,甚至手机显示正在忙有时我确实在 接电话,有时我根本没有使用手机时它也显示忙音。后来更麻烦,因为国内的报纸在铺天盖地地报道胡锦涛和刘淇入选100 人,没有关于我的介绍,对此我早有思想准备,所以原本不想说什么,谁知家里来电话追问为什么。我怎么办呢,不解释似乎我在撒谎,详细解释原因岂不是叫家人 伤心!一些网友也迷惑,问"是国内媒体封锁还是国外媒体造谣"?
    
    问:与胡锦涛主席同列一榜,有何特别感想?
    
    答:没有特别的感受,我们的社会角色很不相同。我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经济总量排在前几位,而我们体制权大于法,党大于国。胡锦涛主席作为一个大国如此体制下的最高权力代表,毫无疑问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入选《时代》肯定有它考虑的因素。
    
    我和胡佳都是普通人,我在一家小公司做一点工作挣钱养家,剩下的时间做艾滋病关怀、救助和维权工作。胡佳现在是自由职业者,抑或警方所言的"城市无业人员"。
    
    我对与胡锦涛同榜没有特别的感想,对他个人也没有抱怨。但是,中国司法部门对公民社会和维权人士的镇压,作为主席的他需要负责任。偶尔我会希望中 国政府高层的"有良知的领导人"加速推动社会政治改革,以消除腐败弊端,减轻压在老百姓头上的重压,让中国社会真正进步,让人民自由而幸福。可是,随着政 府出台越来越严厉的对网络和新闻审查、对民间打压的政策,绝大多数时候我不对当局抱幻想。我相信将来会更好,但是必须通过每一个的努力、挣扎和奋斗,而非 等待统治者遥遥无期的"恩赐"。